当前位置:主页 > 林芝 >

冲神漫画

被媳妇踢出当当的“大嘴”李国庆:长点心吧!女人,你真惹不起……

     

    李国庆道歉了。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这次,他把大嘴对着刘强东,说婚外性不是性侵,对股东和员工不算伤害,对老婆的伤害也低——“煞风景,但划得来”,还顺手分享了自己的桃色“小经验”。

      在朋友圈中,他评头论足一番后,吆喝起了自己投资的区块链项目。

    

    

    

    

      此话一出,无论是反讽还是“力挺”,李国庆都被网友扣上“直男癌”的帽子。

      一天后,作为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收到了来自当当网的公开谴责——撇清关系,“割logo取义”,随手广告,这“儿子”骂“老子”的大瓜,让群众吃得很开心。

    

    

    

    

      没多久,《中国妇女报》也提“刀”赶来,称李国庆的“婚外性无害”是在挑战道德底线,一天后,李国庆认怂道歉。

    

    

    

    

      这不是李国庆第一次因言惹祸。

      两个月前,他力挺俞敏洪的“女性堕落论”,再早前,他舌战大摩女,跟刘强东激情互怼,但都没见当当有这么大动静。

      19年前,李国庆、俞渝夫妇创办当当网,磕磕碰碰,逐渐壮大。这次,一手奶大的当当,却反手给创始人一巴掌,像是俞渝在出气,说白了还是为了生意。

    

    

    

    

    

    

    

    

    

      老婆,惹不起

      当当在谴责声明中称,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离开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但挂在当当网上的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仍写着李国庆的大名。

    

    

    

    

    

    而且在当当网实体公司的股权比例中,李国庆持股27.5%,是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李国庆依然能代表当当依法使用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而且也是公司重要的受益人。

    

      但8年前,当当准备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时李国庆的持股比例是38.9%,他的夫人俞渝持股4.90%。今天,俞渝占股64.2%,当当的大半壁江山,早就是俞渝的。

    

    

    

    

    

    这两年,在各种正式场合为当当抛头露面的,也基本是俞渝。

    

    

    

    

    

    当当的控股公司——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也是俞渝。

    

    

    

    

      实际上,自当当诞生以来,李国庆、俞渝之间的夫妻战火,一直从家庭、公司,蔓延到公众视野之外,也难怪谴责声明中“把自己的婚前行为、搬出来嘚瑟,美曰分享”的语气,听起来那么像妻子对丈夫的嗔骂。

    

      1996年,到美国出差的李国庆遇到了在华尔街创业成功的俞渝。两人天雷勾地火,认识不到3个月就结婚。

      1999年,二人共同创办当当,李国庆当CEO,俞渝是董事长,一个有出版业工作的背景,一个有金融界算计的功夫,上演“夫妻双双把钱赚”的好戏。

    

    

    

    

      不过,无论性格,还是经营思路,夫妻二人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李国庆耿直大咧,管他是商业大佬还是投行金主,一言不合就开怼,更不用说开了微博后,有多少祸从口而出。全家人和朋友聚餐,儿子特地提前警告李国庆:爸,今晚上在座的可有投行的人,你淡定点儿。

      俞渝则直接连微博都不开,演讲会拿着手卡,说话字斟句酌,强势干练,人称“推土机一样的女人”。她擅长和投资人沟通,每次李国庆和投资人闹翻,都是俞渝在善后。

    

    

    

    

      到办公桌上,夫妻二人还常“打”得水火不容。俞渝曾在年度总结会上当众质疑李国庆的工作完成度,李国庆以当场提辞职回敬,3天后又乖乖回公司上班。

      面对亚马逊、腾讯等巨头的收购,李国庆主张独立发展,俞渝对卖掉当当很积极;俞渝公开说没想过上市,但李国庆特别乐意上市,以至于上市后,李国庆还高兴地敲了两下钟,说这才是“当当”。

      如果说,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当当”这家夫妻店,更写满婚姻和生意中的彼此妥协。

      捆绑20多年,俞渝妥协支持当当上市,又将其私有化退市;李国庆本不肯把江山拱手让人,又最终接受夫人将当当易手海航的主张。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二人相爱相杀到李国庆暗搓搓发朋友圈:“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俞渝也当众呼吁,千万不要跟太太或者老公一起创业,觉得能跟李国庆创业走到今天,不是奇葩也差不多。

    

    

    

    

      海航接手当当的消息传出后,李国庆在朋友圈发文称:“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

      今年1月,当当组织结构调整,俞渝大权在握,负责全面运营,李国庆只分管公共事务,最终认怂。

      这次李国庆道歉,也和此前无数次 “实力惧内”一样——玩笑,开得起,但既是领导又是“地主”的老婆,惹不起。

    

    

    

    

      女读者,更惹不起

      一个是哪吒,一个是定海神针,一个“没心没肺惹人骂”,一个“小心驶得万年船”,性格迥异的李国庆和俞渝能走到一起,看似奇葩,其实不然。

      某种程度上,书就是维系二人千丝万缕关系的“红绳”。

      李国庆、俞渝都是资深“书虫”,嗜书如命。曾经当当高管们在咖啡馆聊天,夫妻俩会看杂志,并且把非常有观点的内容剪下来。高管觉得,二人对学习的痴劲,值得学习。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对夫妻俩也心存感念——2007年当当举办了第一届“网络书香节”,算是中国电商办节的先行者,出版业者也对当年当当抄底的阵仗甚是怀念。此后举办各种推广阅读的公益活动,也有口皆碑。

      这也成为俞渝“小富即安”的理由——阅读如此美好,好好卖书,账上有钱,没有贷款,没有质押,这样不好吗?

    

    

    

    

      的确,当当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凄凉,尤其在卖书方面,甚至还谈得上一马当先。

      《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规模为803.2亿元,同比增长14.55%。近20年,中国图书市场规模都在逐年扩大。

    

    

    

    

      而网上书店渠道是市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比如去年就实现了25.82%的增长,规模达459亿。

    

    

    

    

      其中,当当不止有一席之地。第三方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当当在线上渠道的市场份额超过40%,位列第一。

    

    

    

    

      书是当当的立身之本、主营业务,女性则是当当图书的主要消费群体。

      当当与易观联合发布《2018中国图书阅读市场专题分析报告》显示,中国纸质图书读者中,女性占比高达69%,是男性读者的2倍多。

    

    

    

    

    

    而数字图书读者中,女性占比更是高达86.7%,是男性的6倍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李国庆的直男言论会让当当和俞渝如此炸毛——把主营业务的最大客户群体都给得罪了,这生意还怎么做?

    

      关键的是,女性的消费潜力还远不止买书。

      国泰君安研报显示,女性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近75%的家庭消费决策由女性主导。2014年中国内地女性经济市场规模近2.5万亿元,而到2019年,这个数字或将增长至4.5万亿元。

      刚刚过去的双十二,第一个小时里,女性消费者就占到了56%,是消费的绝对主力。

      十几年来,李国庆夫妻二人苦心孤诣卖书,也一直在尝试其他品类,虽然业务拓展的进度和幅度都被业界吐槽“没有雄心壮志”,但设立孕婴童专区的动作,也还是能看出,当当希望把女读者的消费力延伸到母婴幼用品上。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经济”日益崛起,况且被一夫多妻制压抑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女人,最痛恨的无外乎丈夫精神或肉体出轨,李国庆却反其道行之,用“婚外性无害论”触碰公众情绪底线,怪不得当当网公关的胆子能肥到把创始人都“炒了”。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全国女性就业人员占全社会就业人员的比重为43.1%,已经超过预设的40%目标,越来越多中国女性自力更生有钱赚,

      女读者,惹不起,而被唱衰太多年的当当、俞渝以及李国庆,接下来可能都要想想,怎样更能讨中国女人的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当前文章:http://www.china-training.org/ulznj/233154-647307-55394.html

发布时间:18:21:53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设计  易用设计  产品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广州外观设计  产品设计  万彩吧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相关文章}

终于真相了?保鲜膜男孩18岁了怎么回事?原因详情始末曝光震惊网友

    “保鲜膜男孩”刘良陈十八岁了。

      如今,无论是“保鲜膜男孩”,还是“刘良陈”,都已经成为了百度百科的一个词条,里面解释着这个颇为怪异称呼的由来。14岁的四川少年患有遗传性大疱性表皮松解症(epidermolysis bullosa,EB),微小的摩擦或压力都会全身长满水泡,发出臭味。为了少受外界刺激,也怕气味影响同学,他每天用保鲜膜裹住自己。

      故事要从2014年开始讲起。那一年,春末到初秋,他频繁地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从传统纸媒遍及新闻网站。那一年,“蝴蝶宝贝”这个罕见病群体突然暴露在阳光下,皮肤脆弱如蝶翅的他们让人们震惊不已。也是在那一年,全国第一个关爱蝴蝶宝贝的公益机构在上海成立了。

      四年过去了,曾经的新闻人物“保鲜膜男孩”刘良陈已满十八岁,在法律界限上成为成年人。不知他过得如何?

      

      身高从1米1到1米3

      老家内江市隆昌县双凤镇白庙村的刘氏父子还在成都漂着。

      四年前,他们居住在簇锦街道铁佛八组4号的一户简陋出租金榜题名网_南京瑞康资讯有限公司网屋。四年后再见,是在直线距离不过3公里的地方,簇桥木鱼庙街39号。

      这里是几栋老居民楼,外观跟中国城市里绝大多数的老小区相差无几。冬日的倾听造句_单立文电影网天气没有阳光,透着几分清冷的颓气。敲了好久的门,才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锁声,一张裹在帽子里的小脸略微迟疑地探出,扑面而来的还有热气。一台柜式空调立在距离门口三步远的地方,温度开到了30摄氏度。

      “你爸爸跟你说了我们要来吧?”“嗯……”父亲刘兆兰还在回家的路上,刘良辰点了点头,含糊地应着,双臂保持着像企鹅一样微微张开的姿势,脚上穿着一双夏天的凉鞋,那应该是为了避免和布料过多的摩擦。

      比起四年前的一个单间,眼前租住的这个两室一厅显然要“豪气”不少。租金是以前房子的四倍,房东知道他们家情况,还便宜了200元。尽管同样老旧、杂乱,光线也不算好,不过好歹父子两人可以一人一间房了。

      刘良陈的卧室门正对着空调,桌子上堆着瓶瓶罐罐,有药品,也有零食、饮料,床上靠墙的角落里摞着书本,书本上躺着一把尤克里里。此刻,电视里放着一部战争剧情电影《栖霞寺1937》,他看了一会儿,调到了放《封神榜》的频道。

      “我最不喜欢妲己,她害死了好多人……,最喜欢姜子牙……他是忠臣……”他扯出了一个微笑,有些时候表达发音模糊,听不太清楚。

      EB不仅仅影响皮肤,也可能累及皮肤外组织及器官,比如营养不良、生长发育迟缓、手足畸形、骨质疏松以及消化道、呼吸道狭窄等等。十八岁的刘良陈看上去还是孩子的模样,和四年前相比变化并不大。彼时他身高1米1,体重40斤左右,如今的数据是1米3,体重70斤。

      父亲刘兆兰

      日常

      窝在卧室看电影的“宅男”

      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从窗户外传来时,刘良陈抬了下眼睛,“我爸回来了。”窗帘紧闭,他凭声音辨认。

      院子里两个人有三轮摩托,别人进来时要倒车,刘兆兰则是直接开进来,发动机的声音有差别。时间久了,他能听出哪个人是父亲。

      跟四年前一样,刘兆兰还在濛阳水果批发市场运货。这地方位于第二绕城高速外的彭州,距离租住地50公里,近两个小时车程。每日凌晨3点半刘兆兰骑着那辆三轮摩托出门,晚上8点半回家。

      他想换个工作,但不好找。这里的老板跟他熟,有生意时会优先考虑他。若是换个固定时间上班的工作,万一要带孩子去看病,请假也是个难题,“你老是旷工,耽误人家老板的事儿,不好。”

      这使得良陈跟留守儿童似的。他在家里爱丽丝之死_帕斯卡单位网蹲了半年了,今年初中毕业以后,就没再上学。他不太可能读高中,“考不上”,还有更现实的原因是坐车太久屁股疼痛难忍。小学和初中,每天5分钟不到的三轮车车程,已经是一段“度分如年”的难捱时光。到更远的地方去公文紧急程度_好时光幼儿园网读高中,显然不太可能。

      他就活动在卧室的方寸之间。早上赶在7点前起床,7点准时吃下第一顿药,11点时吃第二顿。药有五六种,吃药时,他把药瓶一一摆在床上,按序依次取药,以保证那些看起来差不多的药瓶,不被重复拿起。

      刘兆兰会在晚上下班回来后,提前备好菜饭,放进冰箱。第二天良陈拿出来热热就行。有时候,他也会到小区门口的中餐店,打包饭菜回家吃。

   &来电不善_咽音吧网nbsp;  打发时间最多的方式还是看电视。刘良陈偏爱推理、搞笑、动作等电影、电视剧,国外的、国内的都看,还会认真比较,“现在国内电视节目制作越来越好。”不过,很少上网。家里没有电脑,手机是仅有的移动互联网设备,他偶尔玩玩手机游戏。

      他还喜欢音乐。床上那把尤克里里弦出了问题,他调了一下,拨出几个音符。双十一的时候,他在网上买了一个口琴,自己吹着玩。

      四年前采访时,武侯区百草园小学的同学说喜欢和他在一起玩,“他爱给我们讲武侠故事,讲得很好。”刘兆兰说去年都有初中同学来家里找良陈玩,但是今年他没有看到。大概是去了别处的初中,距离太远不如之前那么方便。

      心愿

      学个手艺能养活自己吧

      在四川的“蝴蝶宝贝”微信群里,共有60多人,绝大部分是“蝴蝶宝贝”的父母,也有专业的医生,包括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皮肤科的教授和护师。

      刘兆兰和良陈在这个微信群里。除此以外,他们还在上海蝴蝶宝贝关爱中心的QQ群里,里面有全国各地的EB患者和家属。他们定期聚在一起,听专业的医生讲这个疾病最前沿的研究成果,以及如何做护理。

      刘兆兰现在是“蝴蝶宝贝”的护理高手,他还能讲出各种专业的医学术语。每天晚上,他为良陈上药,动作娴熟。良辰头部以及背部的皮肤大部分结疤了,但是小腿处以及脚上的情况依然不乐观。

      对EB的治疗,目前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但骨髓移植不仅需要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成功,还需要克服后期各种排异反应,完全康复也困难,刘兆兰只好等待。

      眼下要紧的是良陈的工作问题。初中毕业了,18岁了,还是要学个手艺,弄口饭吃。“我长大了,希望当一个伟大的发明家,能发明很多有趣的东西。”成年的良陈已经不记得四年前自己在被采访时说的梦想了,可能是每天宅在家里,他说想当个厨师。

      “厨师?那当然不行!你这个样子被人看到谁要去(餐馆)吃饭!”刘兆兰像听到了极为好笑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儿子听到是否会受到伤害。这个病,这种状态,父子两人倒是心无芥蒂,有什么说什么。

      刘兆兰和群里的一位EB患者讨论过,他想让儿子开个网店,但是卖什么如何送货,他还没有头绪。他说这些的时候,良辰打开了手机音乐,里面放着阿兰的歌曲《浴火重生》,也不知道听到“谁甘心平庸谁能浴火重生”时小伙子在想什么。

      上海蝴蝶宝贝关爱中心联系他们,说有可能会邀请他们拍一部关于“蝴蝶宝贝”纪录片,还可以写歌词。

      “你们帮我写一个?”

      “哎,良陈不是喜欢音乐么,不如让他来写吧。先练练手。”

      刘兆兰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良陈却是羞涩地笑了。

      记者手记

      转眼间已经过去四年了。

      四年前,我们在成都武侯区百草路小学的捐款活动上,第一次看到良陈,他手脚没有指(趾)甲,脸上没有眉毛,走路时佝偻着身子缓慢移步,有点像电影《魔戒》中咕噜。

      我们跟着他回家,在那个玻璃窗布满油垢的小屋中,看他在“小太阳”下展开保鲜膜,抖抖擞擞地包裹自己的皮肤,那上面全是深深浅浅的血痕和脓液,心里的震撼和难受无以言表。

      从那天开始,“保鲜膜男孩”的报道风暴开始席卷全城,甚至全国,省、市、中央各级媒体持续不断地关注,医院、企业、爱心人士都伸出了援助之手。2014年那个夏天盛放的玫瑰花,至今还仍有余香。

      父子俩认识了很多专业的医生和爱心人士,认识了有相同经历的父母和孩子,“良辰们”相互之间鼓舞和打气。原来狭窄的路宽敞了,昏暗的铁桶被撕出了口子,晃眼的光涌了进来。直到现在,有位住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医生隔几个月仍会托北京的朋友给良陈寄药,父子俩生活的片区,做生意的饭店老板和水果老板,时不时慷慨免单。

     古惑仔3下载_牛虻是什么网 “别人帮了我们好多,你们能帮我感谢下他们吧?” 刘兆兰总提到四年前潮涌般的报道之后爱心人士的各种帮助。当初收到的捐款,他把每一笔花费的单据都揣起来,即便从未有人追问钱花在哪儿了。每个月除了药费和护理费,他还在等待新的治疗方案出来,从不敢多浪费一笔。

      他埋头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笑起来声音很大,爽朗的很,仿佛贫穷和疾病也不是多难迈过去的坎。看他在家里进进出出,总能想到莫泊桑在小说《一生》里面写的那句话,“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愿他们一生平安。

     原标题:四川保鲜膜男孩18岁了 只愿学个手艺养活自己

     值班主任:李欢

Copyright @ 2016-2017 利用电脑赚钱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c8.cn/ylsj/gdkl10.htmlhttps://www.c8.cn/zst/dlt/hqcw.htmlhttps://www.c8.cn/zst/dlt/chuliuzs.htmlhttps://www.c8.cn/zst/dlt/hzyl.htmlhttps://www.c8.cn/zst/dlt/hzzs.htmlhttps://www.c8.cn/zst/dlt/elyyl.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liu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wuzs.htmlhttps://www.c8.cn/zst/pl5/hzzs.htmlhttps://www.c8.cn/zst/pl5/chtz.htmlhttps://www.c8.cn/zst/pl3/q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kdzs.htmlhttps://www.c8.cn/zst/pl3/jozs.htmlhttps://www.c8.cn/zst/pl3/dxyl.htmlhttps://www.c8.cn/zst/pl3/dxfx.htmlhttps://www.c8.cn/zst/pl3/wxfb.htmlhttps://www.c8.cn/zst/pl3/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ws.htmlhttps://www.c8.cn/zst/6cai/lm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qmfx.htmlhttps://www.c8.cn/zst/qxc/dxfx.htmlhttps://www.c8.cn/zst/qxc/sqzs.htmlhttps://www.c8.cn/zst/ssq/hzzs.htmlhttps://www.c8.cn/zst/ssq/sqzs.htmlhttps://www.c8.cn/zst/3d/lmfb.htmlhttps://www.c8.cn/zst/3d/elyfx.htmlhttps://www.c8.cn/zst/3d/jofx.htmlhttps://www.c8.cn/zst/3d/dzbbzbzs.htmlhttps://www.c8.cn/zst/3d/zhb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hzzs.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hz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lmcl.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q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w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si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ds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hskd.htmlhttps://www.c8.cn/zst/cqssc/zskd.htmlhttps://www.c8.cn/zst/cqssc/ehdw.htmlhttps://www.c8.cn/zst/37.htmlhttps://www.c8.cn/zst/22.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hzzs.htmlhttps://www.c8.cn/zst/46.htmlhttps://www.c8.cn/gaoshou/bjkl8.htmlhttps://www.c8.cn/gaoshou/sd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tjkl10.htmlhttps://www.c8.cn/tu.htmlhttps://www.c8.cn/home/registerhttps://www.c8.cn/